《延安日报》 《延安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延安在线 > 延安 > 正文

延安“黑老大”贾延成:菜农出身放贷涉黑 多名官员因其落马

在手机上阅读:
延安在线整理 
延安在线核心提示:陕西省纪委监委此前发布的消息显示,陕西省生态环境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冯振东、延安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祁玉江、延安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宝塔分局原党 ……

贾延成在过去的大半年里,在延安搅起了不小的风暴,多名官员被指为他充当“保护伞”,并因此落马。

陕西省纪委监委此前发布的消息显示,陕西省生态环境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冯振东、延安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祁玉江、延安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宝塔分局原党委书记兼局长党延文均在贾延成的“保护伞”之列。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贾延成曾以种菜为生,早年间挂靠建筑公司包揽工程积累了一些资金,随后办起了小贷公司,后因贷款无法收回,他集结了当地几家小贷公司成立了一家商会,开始暴力催债。

警方此前的通告

此前,陕西警方曾在征集贾延成等人涉黑违法犯罪线索时称,以贾延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小额贷款为名,骗取银行贷款、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发放高利贷。在个别公职人员的包庇纵容下,使用软暴力方式实施了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

6月下旬,澎湃新闻设法联系了多名遭到贾延成暴力催债的受害人,但采访要求均被婉拒。一名当地人士称,这起案件因牵扯范围太大,在当地已众人皆知,但鲜少有人公开谈论。

在贾延成曾投资建设的博成大厦,一名商铺老板则表示,“别看他平时看上去风光,其实也是一面追债一面躲债,他有很多贷款收不回来,又欠了银行很多钱。”

贾延成小贷公司所在的博成大厦。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

“小人物”和“明星官员”

贾延成因涉黑被抓后,他的名字经常与一些当地官员一同出现在警方和纪委的通报中,与之并存的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及“保护伞”等字眼。

2018年12月7日,陕西省公安厅对外发布一则通告,征集贾延成黑社会性质组织违法犯罪线索,其中显示,陕西省公安厅成功打掉了延安市宝塔区以贾延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犯罪组织近年来以小额信贷为名,以骗取银行贷款、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手段聚拢资金,非法发放高利贷牟取暴利。

陕西省公安厅在通告中称,贾延成犯罪组织在个别公职人员的包庇纵容下,使用威胁、恐吓、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等软暴力方式,实施了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经检察机关批准,贾延成等14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逮捕。

一名当地人士称,早在这则通告发布之前,坊间就已有传言称,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多名公职人员因贾延成被带走调查。就在传闻不胫而走间,2018年11月4日,延安市政府发布一则任免通知,免去党延文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局长职务。

澎湃新闻注意到,党延文被免职后,2018年12月3日,中共延安市公安局委员会再次发布免职通知,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孙晓岗,刑警大队大队长加军,副队长秦小江等5人被免职。

前述当地人士称,党延文及加军等人的免职通知曾在当地引发诸多猜测,但多指向当地的小贷公司老板贾延成。陕西省公安厅4天后发布的关于贾延成涉黑案的通告中,“个别公职人员包庇纵容”的表述更是引人遐想,“直到6月下旬,这一说法终于得到证实。”

今年6月24日,陕西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2018年10月以来,陕西省纪委监委依纪依法严肃查办贾延成黑社会性质组织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对多名涉案党员领导干部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陕西省纪委监委在消息中公布了6名“保护伞”的姓名,分别为陕西省生态环境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冯振东,延安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祁玉江,延安市人民检察院原党组成员、副检察长杜平安,延安市人民检察院公诉部原副部长孙继林,延安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宝塔分局原党委书记兼局长党延文以及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刑警大队原大队长加军。

2019年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承上启下、深挖根治的关键之年。中央扫黑除恶第十二督导组从6月3日起进驻陕西督导。在冯振东、祁玉江等人被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相关消息发布的第二天,6月25日中央扫黑除恶督导执纪问责第三组组长庄智慧在延川县召开座谈,对陕西提出“五个再一遍、三个大起底”工作要求。

当地人士称,贾延成及其背后的“保护伞”被查在当地引起了很大震荡,“贾延成此前在延安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而因他落马的官员,如冯振东、祁玉江、党延文等都是当地‘明星官员’。”

菜农到涉黑头目

实际上,在此次被调查之前,冯振东、祁玉江及党延文均颇受瞩目。

公开资料显示,冯振东先后任延安市延川县县长、宝塔区区长、吴起县委书记、富县县委书记、延安市委宣传部长等职。2015年,在富县县委书记任上,冯振东被评为全国优秀县委书记。

而祁玉江曾先后任延安市宝塔区副区长、区委副书记、区长。2006年6月,祁玉江调任延安市志丹县委书记。2006年6月至2011年7月,祁玉江在任延安市志丹县委书记期间,该县曾发生多起全国关注的事件。其中包括“短信门”事件、“熊抱央视主持人”事件等。

此外,生于1972年的党延文多次被延安市公安局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公务员”和“破案能手”,2000年、2002年两次荣立个人二等功。

相对于上述三人,菜农出身的小人物贾延成在此前的多年间,只被一些与其有债务纠纷的人知晓。一名知情人士称,贾延成出生于1972年,与党延文同岁,他是土生土长的延安人,家中兄弟姐妹众多,父母都是当地菜农,他早年间也曾以种菜为生,“后来家里人给他凑了些钱,他便开始挂靠建筑公司,在外面包揽工程,相当于是个包工头,有时也卖些建材,曾挣了些钱。”

上述知情人士称,贾延成在2005年前后成立了延安市博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始从事房地产开发,他公司所在的博成大厦就是他自己开发建设的。此后,贾延成又承建了位于延安市马家湾的一座经适房小区,他也因此在当地站稳了脚跟。

“2010年前后,由于政策开放允许民间从事小额信贷,他就在这时候成立了一家小贷公司,开始对外发放贷款。”上述知情人士称,按照规定,民间小贷公司只能对外发放贷款,不能从民间吸收存款,但贾延成并没有遵守这一规则,他不仅吸收公众存款,还以各种理由从银行贷款加息放贷,“正常利率贷入高利率放出,他在中间赚差价。”

据知情人士介绍,最初几年,贾延成的小贷公司办得有声有色,每年的放贷规模均在20亿元左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公司逐渐出现了贷款难以收回的情况,而他放出去的钱大多是从银行贷款得来,也有一部分来自民间,“那些因他落马的官员中,有人被指通过他对外放贷,双方存在利益关系,他要定期向人家支付利息,贷款收不回来,他的整个资金链就会出现断裂,所以后来就出现了暴力催债等情况,有时也会将欠款人非法拘禁,因有‘保护伞’此前一直没有受到制裁。”

一名当地人士称,贾延成暴力催债也是迫于资金压力,近几年延安许多小贷公司都存在这一问题,为了收回贷款,贾延成甚至联合了当地另外几家小贷公司,成立一家商会,集中收债,这种有组织实施暴力的行径,被许多人视为“黑社会”,而头目正是贾延成,“尽管冒了违法犯罪的风险,但效果并不明显,他也因此官司缠身,甚至连名下房产也被法院抵押拍卖。”

恶意欠款与暴力催债

贾延成的公司及商会被定性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在陕西省公安厅2018年10月7日的通报中,共有14人被依法逮捕。

6月29日,在贾延成曾投资建设的博成大厦,一名商铺老板告诉澎湃新闻,大厦5楼整层曾是贾延成公司总部,但目前已被警方查封,不允许进入,“贾延成被抓之后,警察反复又来过好几次。”

提及贾延成被抓的原因,该商铺老板称系因暴力催债所致,“别看他平时看上去风光,其实也是一面追债一面躲债,他有很多贷款收不回来,又欠了银行很多钱。”

澎湃新闻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其中公布的与贾延成有关的案件,大多系债务纠纷。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9月26日作出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贾延成从2012年8月开始,分19次向一名富县男子杨某林贷出款项共计1.75亿元,但自2014年9月后,杨某林便停止向贾延成支付利息,后经贾延成多次索要后,双方于2015年1月23日达成了《房地产买卖契约》,约定将杨某林位于富县北教场火车南路开发小区的“杨林大酒店”过户抵债,但在过户之前,杨某林单方毁约并私自将酒店拆除。

杨某林将承诺抵押给贾延成的杨林大酒店自行推倒拆除后,如今这里已经盖起了新楼。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

判决书称,直至案发时,杨某林仍欠贾延成7900万元本金未还。一名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杨林大酒店过户抵债一事系因贾延成多次催要欠款无果后,他认为杨某林恶意欠款,遂带人将其非法拘禁多日,逼迫其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契约》,“杨某林被放走之后非常气愤,便叫来挖掘机将自己的酒店推倒了,算是要鱼死网破。”

6月29日,澎湃新闻根据杨某林公司相关信息联系到其本人,但关于被非法拘禁及推倒酒店一事,他并不愿多说,并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随后,澎湃新闻又联系到多名曾与贾延成存在债务纠纷,遭遇暴力催债的受害人,但提及贾延成,他们均不愿多谈。

实际上,自贾延成从2011年成立小贷公司以来,近些年他一直官司缠身,与其发生债务纠纷的除个人外,还有银行。

贾延成的地产评估测绘公司已经人去楼空,一些老年人在这里打麻将。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

澎湃新闻检索发现,在案发后,2018年10月到12月,中国裁判文书网曾公布了3份贾延成与银行借款合同纠纷的执行裁定书。其中一起案件,银行在案发后主动向法院撤回了执行申请;另外两起案件分别以第三方公司担保和房屋折抵的方式结案,两起案件的执行金额均在2000万元以上。

在贾延成公司大楼租赁商铺的一名商户说,贾延成被抓后,至今还有债主上门讨债,他欠银行的钱也没有还清,商户的房租现在要直接交给银行来抵债,“他做的小贷公司从头到尾都是失败的,欠了一屁股债,还因为涉黑把自己搭进去,‘保护伞’也折了一大堆。”

关键词:贾延 黑老大 延安 官员 菜农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延安新闻
热点推荐